當前位置: 首頁 » 招商 » 物流招標
                            投資理財被騙如何報案,投資理財被騙哪里舉報?

                            全國報警電話:0531-8611-7752專線電話:0531-8611-7752嚴厲打擊網絡詐騙,全力為您追回被騙財物,查詢辦理、充值、轉賬不到賬、換綁銀行卡、基金收益 退款、退貨、投訴、差評、無法上架、下架、查封、信用評價 )。
                              
                             阿里系移動端的兩大平臺之一 支 付 寶 即將推出開放平臺戰略,作為開
                              
                             放平臺重要載體的“服務窗”功能已處于前期試水階段。“服務窗”的引
                              
                             流,精準營銷,甚至信用支付能力,招招劍指騰訊微信的“公眾號”,所
                              
                             有招式背后是阿里一再對外宣講的大數據能力。
                              
                              據 支 付 寶 內部人士透露,這一開放戰略應該會在5月份正式出臺,近期
                              
                             將會舉行一個開發者大會,并有可能在會上披露開放平臺的相關規則。
                              
                                支 付 寶 內部對“服務窗”這個名字有過猶豫:“服務窗聽起來沒有微
                              
                             信的公眾號聽起來高大上(高端大氣上檔次)”。但根據 支 付 寶 無線事業部
                              
                             負責人劉樂君的介紹,“服務窗”這個名字準確反映了 支 付 寶 平臺化的本
                              
                             質:給商家提供一個服務窗口,用戶來窗口目的明確,辦理業務,完成交
                              
                             易,沒有社交,沒有分享等“公眾性”。
                              
                             繼叫停協議存款提前支取不罰息的行業潛規則后,央行又馬不停蹄地揮舞
                              
                             起了對余額寶們進行監管的“第二刀”:開征存款準備金。央行為什么要
                              
                             對余額寶開征存準金?新開征的存準金又會對余額寶未來的收益帶來怎樣
                              
                             的影響呢?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但沒想到來得那么快。只能說這一波互聯網金融的
                              
                             沖擊實在來得太快太猛了,央行也有些HOLD不住了。”當得知央行已基本
                              
                             確定要向“寶寶們”開征存款準備金的消息后,一位互聯網金融的行業內
                              
                             部人士因此感嘆道。
                              
                             央行對余額寶“大開殺戒”
                              
                             今年3月,央行調統司司長盛松成曾發表過一篇名為《余額寶與存款準備
                              
                             金管理》的學術文章。該文章從學術角度分析了余額寶的來龍去脈和它的
                              
                             創新本質,并得出了余額寶所購買的協議存款也應該繳納存款準備金的結
                              
                             論。當時這篇文章就對貨幣基金市場產生了重大的心理影響,表明央行似
                              
                             乎有意對余額寶們開征存準金。沒想到才過了一個多月,盛松成近日再次
                              
                             在央行主管刊物《中國金融》發表文章《什么是存款準備金管理》,詳細
                              
                             闡述了該類存款應繳納存款準備金的理由。為避免外界質疑,他同時強調
                              
                             ,這并非要求貨幣市場基金直接繳納存準金,而只是對它們所購買的協議
                              
                             存款開征存準金。
                              
                             事實上,從盛松成這篇文章的口風來看,未來會受傷的恐怕還不只是貨幣
                              
                             基金,因為盛建議“其他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在銀行的同業存款與貨幣市場
                              
                             基金的存款本質上相同,按統一監管的原則,也應參照貨幣市場基金實施
                              
                             存款準備金管理”。言下之意,證券公司、信托投資公司、金融租賃公司
                              
                             、銀行表外理財等許多非存款類金融機構的類存款業務將來都可能會被征
                              
                             收存準金。對于市場上的這些討論,央行行長周小川此前曾表態稱:“再
                              
                             討論一會,有助于政策的制定。”
                              
                             而記者從消息人士了解到的最新情況是,如果說上一篇文章是給市場吹吹
                              
                             風,打個預防針的話,那這篇文章則是央行正式對“寶寶們”下手的前奏
                              
                             曲。“要求交存款準備金的態度是明確了,但繳存的比例還沒有確定,將
                              
                             征求銀行、余額寶等多方意見后再確定。”一位接近央行的權威人士這樣
                              
                             表示。
                              
                             為何要開征存準金
                              
                             存準金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為什么余額寶就得繳這個東西呢?
                              
                             盛松成在文章中指出,一般來說,銀行不能隨時收回貸款。也就是說,銀
                              
                             行是以期限較短、流動性較強的負債支撐期限較長、流動性較弱的資產,
                              
                             即“存短貸長”。如果短時間發生大規模集中提取存款,貸款不能及時收
                              
                             回,銀行就面臨流動性風險。所以銀行吸收存款不能全部貸放出去,須留
                              
                             存一部分資金應對緊急情況下流動性需求,這部分被強制由央行進行保管
                              
                             的預留資金,便是存款準備金。
                              
                             從制度發展的歷史來看,存準金制度最初就是為了預防銀行的流動性風險
                              
                             。但發展到后來,央行發現這一制度除了可以防范金融體系流動性風險外
                              
                             ,還可以通過存款準備金率的上下變動來進行貨幣政策的調整,從而成為
                              
                             了一項宏觀調控的政策工具。
                              
                             盛松成表示,2013年末,包含資金信托、表外理財在內的特殊目的載體在
                              
                             銀行的存款余額超過2009年末的3倍。仍以余額寶為例,5000多億元的余
                              
                             額寶資金就有95%以上存放于銀行。這部分協議存款屬于同業存款,不同
                              
                             于一般工商企業和個人在銀行的存款,沒有利率上限。這部分協議存款的
                              
                             利率,由銀行參照銀行間市場利率與客戶協商定價,通常遠超過一般存款
                              
                             利率。而對于一般單位或個人存款,不僅有不超過基準利率10%的利率上
                              
                             限,而且要繳存法定存款準備金。同業存款的這種優勢在流動性緊張時期
                              
                             尤其明顯。2013年末,我國銀行間7天同業拆借利率一度高達8.84%,余額
                              
                             寶存放銀行的協議存款利率也水漲船高。其影響不容忽視,對這部分資金
                              
                             實施存款準備金管理必要且可行。
                              
                             盛松成認為,目前我國只有保險公司存放在銀行的同業存款受到了法定存
                              
                             款準備金制度的管理,而像貨幣基金、信托等在內的其他許多非存款類金
                              
                             融機構存放在銀行的同業存款與一般的銀行存款性質相同,因此理應也像
                              
                             保險公司一樣接受存準金制度的管理。之所以以前沒有要求其繳存,是因
                              
                             為過去中國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存放于銀行的同業存款規模較小,對金融運
                              
                             行和貨幣政策實施影響不大。但如今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同業存款的規模不
                              
                             斷擴大,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金融運行模式,且對貨幣政策傳導及其有效
                              
                             性的影響越來越大。
                              
                             通俗地說,如果規模如此巨大的存款沒有繳納存準金,理論上說將會使從
                              
                             基礎貨幣(央行發行的貨幣)到派生貨幣(銀行通過反復吸儲放貸新生的
                              
                             貨幣)之間的貨幣乘數變得無窮大,這就會使得央行制定的貨幣政策效果
                              
                             變差甚至變得無效,從而導致央行對宏觀經濟的調控失靈。而一旦繳納了
                              
                             一定比例的存準金,那這部分協議存款的貨幣乘數就受到了制約。假如準
                              
                             備金率為10%,那貨幣乘數最大只能達到1/10%=10倍。假如央行想要進一
                              
                             步收縮流動性,給宏觀經濟降溫,就可以通過提高存款準備金率來實現。
                              
                             這便是盛松成支持給協議存款添加存款準備金這一“緊箍咒”的理論邏輯
                            全國報警電話:0531-8611-7752專線電話:0531-8611-7752嚴厲打擊網絡詐騙,全力為您追回被騙財物,查詢辦理、充值、轉賬不到賬、換綁銀行卡、基金收益 退款、退貨、投訴、差評、無法上架、下架、查封、信用評價 )。
                              
                             阿里系移動端的兩大平臺之一 支 付 寶 即將推出開放平臺戰略,作為開
                              
                             放平臺重要載體的“服務窗”功能已處于前期試水階段。“服務窗”的引
                              
                             流,精準營銷,甚至信用支付能力,招招劍指騰訊微信的“公眾號”,所
                              
                             有招式背后是阿里一再對外宣講的大數據能力。
                              
                              據 支 付 寶 內部人士透露,這一開放戰略應該會在5月份正式出臺,近期
                              
                             將會舉行一個開發者大會,并有可能在會上披露開放平臺的相關規則。
                              
                                支 付 寶 內部對“服務窗”這個名字有過猶豫:“服務窗聽起來沒有微
                              
                             信的公眾號聽起來高大上(高端大氣上檔次)”。但根據 支 付 寶 無線事業部
                              
                             負責人劉樂君的介紹,“服務窗”這個名字準確反映了 支 付 寶 平臺化的本
                              
                             質:給商家提供一個服務窗口,用戶來窗口目的明確,辦理業務,完成交
                              
                             易,沒有社交,沒有分享等“公眾性”。
                              
                             繼叫停協議存款提前支取不罰息的行業潛規則后,央行又馬不停蹄地揮舞
                              
                             起了對余額寶們進行監管的“第二刀”:開征存款準備金。央行為什么要
                              
                             對余額寶開征存準金?新開征的存準金又會對余額寶未來的收益帶來怎樣
                              
                             的影響呢?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但沒想到來得那么快。只能說這一波互聯網金融的
                              
                             沖擊實在來得太快太猛了,央行也有些HOLD不住了。”當得知央行已基本
                              
                             確定要向“寶寶們”開征存款準備金的消息后,一位互聯網金融的行業內
                              
                             部人士因此感嘆道。
                              
                             央行對余額寶“大開殺戒”
                              
                             今年3月,央行調統司司長盛松成曾發表過一篇名為《余額寶與存款準備
                              
                             金管理》的學術文章。該文章從學術角度分析了余額寶的來龍去脈和它的
                              
                             創新本質,并得出了余額寶所購買的協議存款也應該繳納存款準備金的結
                              
                             論。當時這篇文章就對貨幣基金市場產生了重大的心理影響,表明央行似
                              
                             乎有意對余額寶們開征存準金。沒想到才過了一個多月,盛松成近日再次
                              
                             在央行主管刊物《中國金融》發表文章《什么是存款準備金管理》,詳細
                              
                             闡述了該類存款應繳納存款準備金的理由。為避免外界質疑,他同時強調
                              
                             ,這并非要求貨幣市場基金直接繳納存準金,而只是對它們所購買的協議
                              
                             存款開征存準金。
                              
                             事實上,從盛松成這篇文章的口風來看,未來會受傷的恐怕還不只是貨幣
                              
                             基金,因為盛建議“其他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在銀行的同業存款與貨幣市場
                              
                             基金的存款本質上相同,按統一監管的原則,也應參照貨幣市場基金實施
                              
                             存款準備金管理”。言下之意,證券公司、信托投資公司、金融租賃公司
                              
                             、銀行表外理財等許多非存款類金融機構的類存款業務將來都可能會被征
                              
                             收存準金。對于市場上的這些討論,央行行長周小川此前曾表態稱:“再
                              
                             討論一會,有助于政策的制定。”
                              
                             而記者從消息人士了解到的最新情況是,如果說上一篇文章是給市場吹吹
                              
                             風,打個預防針的話,那這篇文章則是央行正式對“寶寶們”下手的前奏
                              
                             曲。“要求交存款準備金的態度是明確了,但繳存的比例還沒有確定,將
                              
                             征求銀行、余額寶等多方意見后再確定。”一位接近央行的權威人士這樣
                              
                             表示。
                              
                             為何要開征存準金
                              
                             存準金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為什么余額寶就得繳這個東西呢?
                              
                             盛松成在文章中指出,一般來說,銀行不能隨時收回貸款。也就是說,銀
                              
                             行是以期限較短、流動性較強的負債支撐期限較長、流動性較弱的資產,
                              
                             即“存短貸長”。如果短時間發生大規模集中提取存款,貸款不能及時收
                              
                             回,銀行就面臨流動性風險。所以銀行吸收存款不能全部貸放出去,須留
                              
                             存一部分資金應對緊急情況下流動性需求,這部分被強制由央行進行保管
                              
                             的預留資金,便是存款準備金。
                              
                             從制度發展的歷史來看,存準金制度最初就是為了預防銀行的流動性風險
                              
                             。但發展到后來,央行發現這一制度除了可以防范金融體系流動性風險外
                              
                             ,還可以通過存款準備金率的上下變動來進行貨幣政策的調整,從而成為
                              
                             了一項宏觀調控的政策工具。
                              
                             盛松成表示,2013年末,包含資金信托、表外理財在內的特殊目的載體在
                              
                             銀行的存款余額超過2009年末的3倍。仍以余額寶為例,5000多億元的余
                              
                             額寶資金就有95%以上存放于銀行。這部分協議存款屬于同業存款,不同
                              
                             于一般工商企業和個人在銀行的存款,沒有利率上限。這部分協議存款的
                              
                             利率,由銀行參照銀行間市場利率與客戶協商定價,通常遠超過一般存款
                              
                             利率。而對于一般單位或個人存款,不僅有不超過基準利率10%的利率上
                              
                             限,而且要繳存法定存款準備金。同業存款的這種優勢在流動性緊張時期
                              
                             尤其明顯。2013年末,我國銀行間7天同業拆借利率一度高達8.84%,余額
                              
                             寶存放銀行的協議存款利率也水漲船高。其影響不容忽視,對這部分資金
                              
                             實施存款準備金管理必要且可行。
                              
                             盛松成認為,目前我國只有保險公司存放在銀行的同業存款受到了法定存
                              
                             款準備金制度的管理,而像貨幣基金、信托等在內的其他許多非存款類金
                              
                             融機構存放在銀行的同業存款與一般的銀行存款性質相同,因此理應也像
                              
                             保險公司一樣接受存準金制度的管理。之所以以前沒有要求其繳存,是因
                              
                             為過去中國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存放于銀行的同業存款規模較小,對金融運
                              
                             行和貨幣政策實施影響不大。但如今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同業存款的規模不
                              
                             斷擴大,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金融運行模式,且對貨幣政策傳導及其有效
                              
                             性的影響越來越大。
                              
                             通俗地說,如果規模如此巨大的存款沒有繳納存準金,理論上說將會使從
                              
                             基礎貨幣(央行發行的貨幣)到派生貨幣(銀行通過反復吸儲放貸新生的
                              
                             貨幣)之間的貨幣乘數變得無窮大,這就會使得央行制定的貨幣政策效果
                              
                             變差甚至變得無效,從而導致央行對宏觀經濟的調控失靈。而一旦繳納了
                              
                             一定比例的存準金,那這部分協議存款的貨幣乘數就受到了制約。假如準
                              
                             備金率為10%,那貨幣乘數最大只能達到1/10%=10倍。假如央行想要進一
                              
                             步收縮流動性,給宏觀經濟降溫,就可以通過提高存款準備金率來實現。
                              
                             這便是盛松成支持給協議存款添加存款準備金這一“緊箍咒”的理論邏輯
                            投資理財被騙如何報案,投資理財被騙哪里舉報?全國報警電話:0531-8611-7752專線電話:0531-8611-7752嚴厲打擊網絡詐騙,全力為您追回被騙財物,查詢辦理、充值、轉賬不到賬、換綁銀行卡、基金收益 退款、退貨、投訴、差評、無法上架、下架、查封、信用評價 )。
                              
                             阿里系移動端的兩大平臺之一 支 付 寶 即將推出開放平臺戰略,作為開
                              
                             放平臺重要載體的“服務窗”功能已處于前期試水階段。“服務窗”的引
                              
                             流,精準營銷,甚至信用支付能力,招招劍指騰訊微信的“公眾號”,所
                              
                             有招式背后是阿里一再對外宣講的大數據能力。
                              
                              據 支 付 寶 內部人士透露,這一開放戰略應該會在5月份正式出臺,近期
                              
                             將會舉行一個開發者大會,并有可能在會上披露開放平臺的相關規則。
                              
                                支 付 寶 內部對“服務窗”這個名字有過猶豫:“服務窗聽起來沒有微
                              
                             信的公眾號聽起來高大上(高端大氣上檔次)”。但根據 支 付 寶 無線事業部
                              
                             負責人劉樂君的介紹,“服務窗”這個名字準確反映了 支 付 寶 平臺化的本
                              
                             質:給商家提供一個服務窗口,用戶來窗口目的明確,辦理業務,完成交
                              
                             易,沒有社交,沒有分享等“公眾性”。
                              
                             繼叫停協議存款提前支取不罰息的行業潛規則后,央行又馬不停蹄地揮舞
                              
                             起了對余額寶們進行監管的“第二刀”:開征存款準備金。央行為什么要
                              
                             對余額寶開征存準金?新開征的存準金又會對余額寶未來的收益帶來怎樣
                              
                             的影響呢?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但沒想到來得那么快。只能說這一波互聯網金融的
                              
                             沖擊實在來得太快太猛了,央行也有些HOLD不住了。”當得知央行已基本
                              
                             確定要向“寶寶們”開征存款準備金的消息后,一位互聯網金融的行業內
                              
                             部人士因此感嘆道。
                              
                             央行對余額寶“大開殺戒”
                              
                             今年3月,央行調統司司長盛松成曾發表過一篇名為《余額寶與存款準備
                              
                             金管理》的學術文章。該文章從學術角度分析了余額寶的來龍去脈和它的
                              
                             創新本質,并得出了余額寶所購買的協議存款也應該繳納存款準備金的結
                              
                             論。當時這篇文章就對貨幣基金市場產生了重大的心理影響,表明央行似
                              
                             乎有意對余額寶們開征存準金。沒想到才過了一個多月,盛松成近日再次
                              
                             在央行主管刊物《中國金融》發表文章《什么是存款準備金管理》,詳細
                              
                             闡述了該類存款應繳納存款準備金的理由。為避免外界質疑,他同時強調
                              
                             ,這并非要求貨幣市場基金直接繳納存準金,而只是對它們所購買的協議
                              
                             存款開征存準金。
                              
                             事實上,從盛松成這篇文章的口風來看,未來會受傷的恐怕還不只是貨幣
                              
                             基金,因為盛建議“其他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在銀行的同業存款與貨幣市場
                              
                             基金的存款本質上相同,按統一監管的原則,也應參照貨幣市場基金實施
                              
                             存款準備金管理”。言下之意,證券公司、信托投資公司、金融租賃公司
                              
                             、銀行表外理財等許多非存款類金融機構的類存款業務將來都可能會被征
                              
                             收存準金。對于市場上的這些討論,央行行長周小川此前曾表態稱:“再
                              
                             討論一會,有助于政策的制定。”
                              
                             而記者從消息人士了解到的最新情況是,如果說上一篇文章是給市場吹吹
                              
                             風,打個預防針的話,那這篇文章則是央行正式對“寶寶們”下手的前奏
                              
                             曲。“要求交存款準備金的態度是明確了,但繳存的比例還沒有確定,將
                              
                             征求銀行、余額寶等多方意見后再確定。”一位接近央行的權威人士這樣
                              
                             表示。
                              
                             為何要開征存準金
                              
                             存準金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為什么余額寶就得繳這個東西呢?
                              
                             盛松成在文章中指出,一般來說,銀行不能隨時收回貸款。也就是說,銀
                              
                             行是以期限較短、流動性較強的負債支撐期限較長、流動性較弱的資產,
                              
                             即“存短貸長”。如果短時間發生大規模集中提取存款,貸款不能及時收
                              
                             回,銀行就面臨流動性風險。所以銀行吸收存款不能全部貸放出去,須留
                              
                             存一部分資金應對緊急情況下流動性需求,這部分被強制由央行進行保管
                              
                             的預留資金,便是存款準備金。
                              
                             從制度發展的歷史來看,存準金制度最初就是為了預防銀行的流動性風險
                              
                             。但發展到后來,央行發現這一制度除了可以防范金融體系流動性風險外
                              
                             ,還可以通過存款準備金率的上下變動來進行貨幣政策的調整,從而成為
                              
                             了一項宏觀調控的政策工具。
                              
                             盛松成表示,2013年末,包含資金信托、表外理財在內的特殊目的載體在
                              
                             銀行的存款余額超過2009年末的3倍。仍以余額寶為例,5000多億元的余
                              
                             額寶資金就有95%以上存放于銀行。這部分協議存款屬于同業存款,不同
                              
                             于一般工商企業和個人在銀行的存款,沒有利率上限。這部分協議存款的
                              
                             利率,由銀行參照銀行間市場利率與客戶協商定價,通常遠超過一般存款
                              
                             利率。而對于一般單位或個人存款,不僅有不超過基準利率10%的利率上
                              
                             限,而且要繳存法定存款準備金。同業存款的這種優勢在流動性緊張時期
                              
                             尤其明顯。2013年末,我國銀行間7天同業拆借利率一度高達8.84%,余額
                              
                             寶存放銀行的協議存款利率也水漲船高。其影響不容忽視,對這部分資金
                              
                             實施存款準備金管理必要且可行。
                              
                             盛松成認為,目前我國只有保險公司存放在銀行的同業存款受到了法定存
                              
                             款準備金制度的管理,而像貨幣基金、信托等在內的其他許多非存款類金
                              
                             融機構存放在銀行的同業存款與一般的銀行存款性質相同,因此理應也像
                              
                             保險公司一樣接受存準金制度的管理。之所以以前沒有要求其繳存,是因
                              
                             為過去中國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存放于銀行的同業存款規模較小,對金融運
                              
                             行和貨幣政策實施影響不大。但如今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同業存款的規模不
                              
                             斷擴大,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金融運行模式,且對貨幣政策傳導及其有效
                              
                             性的影響越來越大。
                              
                             通俗地說,如果規模如此巨大的存款沒有繳納存準金,理論上說將會使從
                              
                             基礎貨幣(央行發行的貨幣)到派生貨幣(銀行通過反復吸儲放貸新生的
                              
                             貨幣)之間的貨幣乘數變得無窮大,這就會使得央行制定的貨幣政策效果
                              
                             變差甚至變得無效,從而導致央行對宏觀經濟的調控失靈。而一旦繳納了
                              
                             一定比例的存準金,那這部分協議存款的貨幣乘數就受到了制約。假如準
                              
                             備金率為10%,那貨幣乘數最大只能達到1/10%=10倍。假如央行想要進一
                              
                             步收縮流動性,給宏觀經濟降溫,就可以通過提高存款準備金率來實現。
                              
                             這便是盛松成支持給協議存款添加存款準備金這一“緊箍咒”的理論邏輯
                            全國報警電話:0531-8611-7752專線電話:0531-8611-7752嚴厲打擊網絡詐騙,全力為您追回被騙財物,查詢辦理、充值、轉賬不到賬、換綁銀行卡、基金收益 退款、退貨、投訴、差評、無法上架、下架、查封、信用評價 )。
                              
                             阿里系移動端的兩大平臺之一 支 付 寶 即將推出開放平臺戰略,作為開
                              
                             放平臺重要載體的“服務窗”功能已處于前期試水階段。“服務窗”的引
                              
                             流,精準營銷,甚至信用支付能力,招招劍指騰訊微信的“公眾號”,所
                              
                             有招式背后是阿里一再對外宣講的大數據能力。
                              
                              據 支 付 寶 內部人士透露,這一開放戰略應該會在5月份正式出臺,近期
                              
                             將會舉行一個開發者大會,并有可能在會上披露開放平臺的相關規則。
                              
                                支 付 寶 內部對“服務窗”這個名字有過猶豫:“服務窗聽起來沒有微
                              
                             信的公眾號聽起來高大上(高端大氣上檔次)”。但根據 支 付 寶 無線事業部
                              
                             負責人劉樂君的介紹,“服務窗”這個名字準確反映了 支 付 寶 平臺化的本
                              
                             質:給商家提供一個服務窗口,用戶來窗口目的明確,辦理業務,完成交
                              
                             易,沒有社交,沒有分享等“公眾性”。
                              
                             繼叫停協議存款提前支取不罰息的行業潛規則后,央行又馬不停蹄地揮舞
                              
                             起了對余額寶們進行監管的“第二刀”:開征存款準備金。央行為什么要
                              
                             對余額寶開征存準金?新開征的存準金又會對余額寶未來的收益帶來怎樣
                              
                             的影響呢?
                              
                             “該來的總是要來的,但沒想到來得那么快。只能說這一波互聯網金融的
                              
                             沖擊實在來得太快太猛了,央行也有些HOLD不住了。”當得知央行已基本
                              
                             確定要向“寶寶們”開征存款準備金的消息后,一位互聯網金融的行業內
                              
                             部人士因此感嘆道。
                              
                             央行對余額寶“大開殺戒”
                              
                             今年3月,央行調統司司長盛松成曾發表過一篇名為《余額寶與存款準備
                              
                             金管理》的學術文章。該文章從學術角度分析了余額寶的來龍去脈和它的
                              
                             創新本質,并得出了余額寶所購買的協議存款也應該繳納存款準備金的結
                              
                             論。當時這篇文章就對貨幣基金市場產生了重大的心理影響,表明央行似
                              
                             乎有意對余額寶們開征存準金。沒想到才過了一個多月,盛松成近日再次
                              
                             在央行主管刊物《中國金融》發表文章《什么是存款準備金管理》,詳細
                              
                             闡述了該類存款應繳納存款準備金的理由。為避免外界質疑,他同時強調
                              
                             ,這并非要求貨幣市場基金直接繳納存準金,而只是對它們所購買的協議
                              
                             存款開征存準金。
                              
                             事實上,從盛松成這篇文章的口風來看,未來會受傷的恐怕還不只是貨幣
                              
                             基金,因為盛建議“其他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在銀行的同業存款與貨幣市場
                              
                             基金的存款本質上相同,按統一監管的原則,也應參照貨幣市場基金實施
                              
                             存款準備金管理”。言下之意,證券公司、信托投資公司、金融租賃公司
                              
                             、銀行表外理財等許多非存款類金融機構的類存款業務將來都可能會被征
                              
                             收存準金。對于市場上的這些討論,央行行長周小川此前曾表態稱:“再
                              
                             討論一會,有助于政策的制定。”
                              
                             而記者從消息人士了解到的最新情況是,如果說上一篇文章是給市場吹吹
                              
                             風,打個預防針的話,那這篇文章則是央行正式對“寶寶們”下手的前奏
                              
                             曲。“要求交存款準備金的態度是明確了,但繳存的比例還沒有確定,將
                              
                             征求銀行、余額寶等多方意見后再確定。”一位接近央行的權威人士這樣
                              
                             表示。
                              
                             為何要開征存準金
                              
                             存準金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為什么余額寶就得繳這個東西呢?
                              
                             盛松成在文章中指出,一般來說,銀行不能隨時收回貸款。也就是說,銀
                              
                             行是以期限較短、流動性較強的負債支撐期限較長、流動性較弱的資產,
                              
                             即“存短貸長”。如果短時間發生大規模集中提取存款,貸款不能及時收
                              
                             回,銀行就面臨流動性風險。所以銀行吸收存款不能全部貸放出去,須留
                              
                             存一部分資金應對緊急情況下流動性需求,這部分被強制由央行進行保管
                              
                             的預留資金,便是存款準備金。
                              
                             從制度發展的歷史來看,存準金制度最初就是為了預防銀行的流動性風險
                              
                             。但發展到后來,央行發現這一制度除了可以防范金融體系流動性風險外
                              
                             ,還可以通過存款準備金率的上下變動來進行貨幣政策的調整,從而成為
                              
                             了一項宏觀調控的政策工具。
                              
                             盛松成表示,2013年末,包含資金信托、表外理財在內的特殊目的載體在
                              
                             銀行的存款余額超過2009年末的3倍。仍以余額寶為例,5000多億元的余
                              
                             額寶資金就有95%以上存放于銀行。這部分協議存款屬于同業存款,不同
                              
                             于一般工商企業和個人在銀行的存款,沒有利率上限。這部分協議存款的
                              
                             利率,由銀行參照銀行間市場利率與客戶協商定價,通常遠超過一般存款
                              
                             利率。而對于一般單位或個人存款,不僅有不超過基準利率10%的利率上
                              
                             限,而且要繳存法定存款準備金。同業存款的這種優勢在流動性緊張時期
                              
                             尤其明顯。2013年末,我國銀行間7天同業拆借利率一度高達8.84%,余額
                              
                             寶存放銀行的協議存款利率也水漲船高。其影響不容忽視,對這部分資金
                              
                             實施存款準備金管理必要且可行。
                              
                             盛松成認為,目前我國只有保險公司存放在銀行的同業存款受到了法定存
                              
                             款準備金制度的管理,而像貨幣基金、信托等在內的其他許多非存款類金
                              
                             融機構存放在銀行的同業存款與一般的銀行存款性質相同,因此理應也像
                              
                             保險公司一樣接受存準金制度的管理。之所以以前沒有要求其繳存,是因
                              
                             為過去中國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存放于銀行的同業存款規模較小,對金融運
                              
                             行和貨幣政策實施影響不大。但如今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同業存款的規模不
                              
                             斷擴大,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金融運行模式,且對貨幣政策傳導及其有效
                              
                             性的影響越來越大。
                              
                             通俗地說,如果規模如此巨大的存款沒有繳納存準金,理論上說將會使從
                              
                             基礎貨幣(央行發行的貨幣)到派生貨幣(銀行通過反復吸儲放貸新生的
                              
                             貨幣)之間的貨幣乘數變得無窮大,這就會使得央行制定的貨幣政策效果
                              
                             變差甚至變得無效,從而導致央行對宏觀經濟的調控失靈。而一旦繳納了
                              
                             一定比例的存準金,那這部分協議存款的貨幣乘數就受到了制約。假如準
                              
                             備金率為10%,那貨幣乘數最大只能達到1/10%=10倍。假如央行想要進一
                              
                             步收縮流動性,給宏觀經濟降溫,就可以通過提高存款準備金率來實現。
                              
                             這便是盛松成支持給協議存款添加存款準備金這一“緊箍咒”的理論邏輯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招商聯系方式
                            推薦招商
                            經營管理知識
                            中国体育彩票广西11选5开奖结果